百老汇:划分曼哈顿上城的不平等线

布莱克在百老汇以东长大,他在布朗克斯住了一段时间,一旦找到工作并负担得起,就搬到了百老汇以西。 现在他居住在新泽西州,因为在他总是打电话回家的附近,房价上涨了。 布莱克说:“我不希望拉美裔人被驱逐出境,这个地方最终将像上西区一样。”

罗格斯大学历史教授罗伯特·斯奈德(Robert Snyder)最近出版了一本书,名为《穿越百老汇》。 这本书是华盛顿高地的历史回顾,着重介绍了社区在克服50年代和60年代的帮派暴力以及摆脱80年代的严峻问题方面所取得的成就。 但是,即使前景乐观,这本书也谈到了曾经是物质和种族差异的历史鸿沟。

他回想起90年代在警察那里巡逻的情况:“一位警察说,如果我要去东边,我必须穿防弹背心。” 1992年7月,华盛顿高地的毒品问题仍在继续,一名23岁的多米尼加毒贩被一名警察开枪两次。 这激起了社区的愤怒,开始了由当时的议员Guillermo Linares领导的抗议活动,最终引发了骚乱。

布莱克记得1992年的暴动是一个转折点,最终以两个社区的社区统一而告终。 当裂缝袭击华盛顿高地时,布莱克还是一个少年。 他回想起百老汇东边贩毒的朋友们,“如果在西边做毒品,那实在太与众不同了。”他说,今天,这个街区并不是他长大的那个街区。在“这是一件好事。”

现在,社区团结在一起,没有过去可能存在的任何社会分歧。 杰克逊说:“也许有一条线,但我认为它已经消失了。” 这位前议员在提到过去十年中,由于租金上涨而迫使超过18,000人被迫搬出曼哈顿上城后,表示:“人们将在他们负担得起的地方搬到任何地方。” “归结为收入,收入,收入。”

美国社区调查显示,百老汇西部居民的家庭平均收入是东部居民平均收入的两倍以上。 在东部,平均价格低至36,815美元,租金价格也没有下降,即使有什么上涨的话。

自70年代以来,种族差异在严重的经济不平等之间并存。 正如斯奈德(Snyder)教授所建议的那样,在上个世纪上半叶,即使白人之间也存在紧张关系,但这种摩擦因“他们都享有公平的生活水准”这一事实而得到补偿。中产阶级变得偏弱,多数人变得不平等。”他说。

斯奈德教授说:“如果华盛顿高地发生悲剧并取得真正的成就,那就是经济不平等现象持续了很长时间,而且在不久的将来也没有任何缓解的迹象。”